关于埃博拉病毒的一切

作者: 
Meisa Salaita
来源: 
博文网

疟疾大家都知道吧?1976年的时候,一位叫做马巴洛(Mabalo)的刚果病人发高烧,所有医生都认为他得的是疟疾,因为刚果是疟疾的高发地之一,于是护士给他打了一针奎宁就把他打发走了。由于医疗器材匮乏,这名护士保留了那个针头并且把它用到了其他病人身上。

不到一个月,马巴洛死了。按照当地的丧葬传统,他的女性朋友和亲人们徒手挖出了他体内遗留的食物和排泄物。几周之后,参与过丧葬仪式的朋友和家庭成员先后去世,治疗过马巴洛的医院被表现出相同症状的病人挤爆。

疟疾很严重,但没有严重到这个程度。同时,苏丹也爆发了相似的传染病,医生和科学家们通过研究两地的病人,发现他们面对的是和疟疾完全不同的病毒——埃博拉。在刚果,358名埃博拉感染者中有91%死亡,苏丹的284名感染者死亡率为53%。

自1976年起,埃博拉爆发了20多次,主要是在非洲,该病毒目前没有消退的趋势,并且还越来越猖獗。今年,埃博拉的发作地从中非蔓延到西非。

死亡数字已经足以说明埃博拉的致命程度,但病人表现出的症状更能进一步说明问题。在感染埃博拉六天之内,病人开始表现出高烧和疼痛,之后出现皮疹、腹泻、呕吐,在大量的病例中,还有严重的内出血和外出血。

最可怕的是埃博拉已经出现了数十年,我们对这个怪物的了解仍然少之又少。科学家已经开始明白埃博拉是如何感染的,它的发源地是哪里以及如何预防,但我们离战胜埃博拉还很远。

丝状病毒科的冷血杀手

埃博拉是病毒中的猛兽,这个恶魔伪装成没有生命的虫状微粒入侵人体细胞。你可能认为埃博拉只是一种病毒,其实埃博拉是一个五口之家,他还有叫做马尔堡病毒的近亲。丝状病毒科的所有病毒都很危险。

好在如果你没有居住在中非或者西非,你接近丝状病毒的可能性很小。有四种埃博拉病毒的发源地都在中非及西非,分别是最致命的扎伊尔菌株(Zaire strain)和苏丹菌株(Sudan strain),本迪布焦(Bundibugyo)变种和台林(Tai Forest)变种,后面两种只出现过几次。第五种叫做雷斯顿(Reston),起源于菲律宾,后蔓延到美国,但这种病毒目前没有致死的病例。

一家人通常都长得很像,有着类似的眼睛、类似的头发,但病毒却不一样。这些长度只有头发宽度六分之一的东西通过RNA繁殖,和我们的DNA不一样。人类的DNA有30亿对,丝状病毒的RNA只有1.9万对。它们的相似程度不是外貌,而是它们致死的方式。

埃博拉病毒的运作方式

埃博拉的菌株运作方式都很类似。它们在容器或者宿主内耐心等待它们能感染的脆弱细胞。科学家们目前不清楚埃博拉在人体内的具体运作方式,但下列几条关于埃博拉的情况是确定的:

1.埃博拉病毒和导致麻疹和腮腺炎的副粘病毒是近亲。

2.埃博拉的RNA只能编译出7种蛋白质,人类DNA能制造的蛋白质有两万多种。

3.醣蛋白(glycoprotein)被认为是埃博拉的超能力之一,它能捆绑住宿主细胞,让病毒入侵细胞并且分裂,让其他的蛋白质在被入侵的细胞中被释放。醣蛋白可能还有瘫痪免疫系统的作用。

4.虽然病毒可以攻击我们体内的很多种细胞,但在早期,伊波拉主要入侵和免疫系统有关的细胞,比如单核细胞、巨噬细胞和树突细胞。感染初期结束之后,伊波拉开始通过血液进入淋巴腺、脾脏以及肝。

在入侵了我们的细胞之后,埃博拉导致多种化合物在人体内释放,于是可怕的症状开始出现。

了解了埃博拉的运作方式,我们就可以开始研发治疗方法和疫苗,但做起来比说起来难很多。其中一个难题就是,如果你是一个科学家,你愿意每天和这种病毒一起工作吗?即使是在4级的生物安全防护等级环境下,研究人员仍然面临着危险。并且除非疫情爆发,研究人员根本不知道哪里能找到埃博拉。

埃博拉病毒的症状

如果你看过电影《恐怖地带》(Outbreak),你应该觉得埃博拉发作应该是那种七孔流血的恐怖情景,但其实并不是这样,埃博拉的症状远没有那么吓人。

当埃博拉进入人体之后,在2至21天(有时是3至10天)之内它看上去是无害的。之后症状开始出现,发冷、发热、头痛、肌肉痛、关节痛以及疲劳感。在这个阶段,除非埃博拉疫情大面积爆发,一般病人会被诊断为患有其他症状类似的疾病,如果在非洲,很可能被诊断为疟疾。

然后症状开始加剧,病人开始便血,喉部干燥、黄疸出现、呕吐并且失去食欲。这些症状出现五天之后,受害者的躯干和肩部开始出现皮疹,再往后就是更加吓人的症状了。

大出血的情况其实比较少见,但出血的症状普遍存在。病人全身的血液开始凝结,消耗凝结血液的蛋白质,所以如果身体的其他部位出血,血液可能无法凝结,病人就会流血不止。大概有一半的病人都有这种情况,大多数都发生在体内的胃肠道。这就是大出血的原因,但胃肠道之外的大出血比较罕见。

在各种创伤之后,病人可能在6至16天之内病逝。死亡原因一般不是出血,而是器官衰竭或者休克。

埃博拉致死速度虽快,但也能导致极大的痛苦。由于缺乏有效的治疗方案,最好远离病毒,下面为大家介绍埃博拉的蔓延。

埃博拉病毒的蔓延

1976年,埃博拉第一次出现,在之后的三年中阴魂不散,之后突然消失了十五年,但病毒不会彻底消失,它只是躲在我们不知道的地方。目前,埃博拉的藏身处对于人类来说还是一个谜。

可以确定的是埃博拉是一种能够同时感染人类和牲畜的病毒,这意味着它通常入侵动物,但也能够传染到人身上。所以埃博拉的藏身处很可能是在动物身上,然后通过直接接触传染给人。由于埃博拉很长时间没有出现,所以灵长类动物可能不是埃博拉的来源,因为猴子之类的动物对埃博拉很敏感,潜伏期相当短,所以科学家们目前的怀疑对象是蚊子、蝙蝠以及鸟类,他们甚至还怀疑过植物。

同样,由于埃博拉的沉寂时间太长,所以埃博拉的原始宿主可能是一种很少见的动物,于是科学家们在很多物种上做实验,观察它们对病毒的反应,是否能够存活或者对抗埃博拉。这个研究过程已经持续了数十年,目前原始宿主仍未明确。

现在最可疑的是果蝠,但科学家们又不确定果蝠身上的病毒是如何传播到人类和动物身上的。我们只知道这种来自非洲的蝙蝠可以携带病毒同时不表现出任何症状,并且在几次的疫情爆发中都有它们的影子。

疫情爆发

虽然人人都害怕埃博拉,但和其他病毒相比,真正死在这种病毒手上的人不多。从1976年首次爆发至今,共有大约2500感染案例,其中致死的大约有1700例。

如前文所说,埃博拉其实一共有五种病毒,最致命的是伊尔菌株和苏丹菌株,他们分别有60%~90%和40%~70%的致死率,通常疫情的爆发总是伴随着这两种病毒的出现。1976年之后,这两种病毒销声匿迹了一段时间,在90年代中期重新出现,之后每隔几年就爆发一次,由于较好的隔离工作,以前中非周边地区的国家中未曾出现这两种病毒,但今年,伊尔菌株出现在了中非之外的几内亚。科学家猜测,这可能是由于气候变化导致蝙蝠的迁徙路线改变,最终把病毒带出了中非。

其他两个埃博拉变种病毒出现次数很少,并且致死率也低。雷斯顿对于牲畜的致死率最高,但由于不感染人类,所以显得没那么吓人。雷斯顿是以非洲的一个地方命名的。1989年,雷斯顿型伊波拉在当地爆发,虽然没有感染人类,但也引发了恐慌。

埃博拉病毒的传播途径

我们不知道埃博拉病毒的原始宿主,并且也很难判断每次爆发的初始患者是如何被感染的,但其中一些初始患者到过蝙蝠活动的地方或者解除过死亡的动物。

虽然暂时无法判断初始患者是如何被感染的,但埃博拉在人与人之间的传播途径我们是清楚的,大部分情况下是通过血液或者分泌物直接传播,粘膜或者皮肤上的伤口都可能是病毒的攻击路线。因此前文提到的丧葬仪式对于埃博拉的传播来说很理想。同时也有一些人类和动物之间的传播病例,目前已知的是人类和猩猩以及人类和羚羊,所以不想被传染的话也要小心这些动物。

好消息是目前还没有出现埃博拉通过空气传播的病例,但雷斯顿型埃博拉是可以通过空气传染的,不过这种病毒对人类无效。

不洁的针头也是早期的传播途径之一。在好几次疫情爆发中,针头都扮演了相当不好的角色,但随着医疗知识的提升,这种传播途径已经开始消失。

另外,不同的传播途径会导致病毒潜伏期的变化。比如通过针头被感染的病人潜伏期在3~6天,通过直接接触感染的病人潜伏期大约是5~9天。在第一次爆发中,通过针头被感染的病人死亡率为百分之百,而直接接触感染的病人死亡率稍低,为80%。

远离疫情高发地

 埃博拉病毒的高发地是中非和西非。如果不经常出入这些地方,你应该是安全的,如果必须在这些地方停留。最好的自我保护方式是下面几种:

1.不要去森林或者洞穴,由于蝙蝠可能是原始宿主,所以最好离它们的地盘远点。

2.控制好自己,不要去玩动物死尸。不要打猎,不要给动物尸检、不要制作标本,不要吃没有熟透的肉。特别要小心猴子和猩猩。

这两条建议足以让你不成为初始患者。要在疫情爆发时不被感染,你需要时刻保护自己,比如使用手套或者护目镜,并且千万不要使用脏针头,同时不要去参加丧葬仪式。

做好了上述的这些保护措施,你基本上就没什么问题了。猩猩在雨季结束和干燥季节开始的时候比较容易患上埃博拉。在季节变换的时候通常动物觅食比较频繁并且攻击性更强,所以如果你要去非洲探险,避开这种时段。

如果你不幸患病,下面的内容会告诉你如何避免走上死亡之路。

埃博拉病毒的诊断、治疗以及预防

埃博拉的诊断有点麻烦,因为其症状和其他疾病类似,说不定确诊是埃博拉之后已经错过了黄金治疗时间。通常能够精确诊断埃博拉的仪器都十分庞大,不便运输到疫情爆发的地带。

ELISA诊断法不是直接寻找埃博拉病毒,而是通过人体内的抗体进行诊断。这就带来了另一个问题,很多时候埃博拉病毒已经击垮了人体的免疫系统,体内无法再合成任何抗体,给诊断增加难度。

PCR诊断法可以直接寻找病毒,但由于仪器庞大并且对污染十分敏感,实用价值也不高。

目前,即使病人被确诊为患上了埃博拉,治疗手段也十分匮乏。一些治疗方法可以阻止病毒继续分裂,但由于成功率较低,成效不大。现在对抗埃博拉最有效的方法只有加强医疗知识普及。当一个地区出现埃博拉案例之后,让医务人员前去宣传避免传染的方法。

你可能会问,为什么要等到疫情爆发,为什么不直接研发出一个疫苗?问得好。由于埃博拉病毒的感染人数相对较低,并且埃博拉高发地都不便于普及疫苗,所以得不到医疗产业的重视。出于对猩猩这个物种的保护和对恐怖分子使用埃博拉进行袭击的恐惧,科学家们已经开始研发疫苗。目前已经有可供猴子使用的有效疫苗,但适用于人类的疫苗还在开发中。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