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闻网

密战西藏高原(续二):叛军“战神”姜华亭的真实面目(中)

  他率领叛军在雪域高原与解放军作战“五战五胜”,并亲手射杀了昔日的战友,就连医疗队手无寸铁的女医生也不放过……

  姜华亭指挥叛军经过这次反败为胜的战斗后,提升了自己在部队的威望。叛军上下对他的评价是:“冷静,残酷” 。从此姜华亭俨然已经成了卫教军核心。

  卫教军成功逃脱后,不敢走大路,走了三天三夜崎岖的山路,到达了甘登曲吉喇嘛庙,夺取了藏军存在这里的武器储存库中的所有武器弹药。共计八一迫击炮一门,炮弹七十二发,英式壮筒机枪二十余挺,加拿大冲锋枪四十余支,李恩菲尔德步枪五百支,各种子弹七万余发。

  姜华亭认定解放军还没有时间和精力在短时间进行第二次围剿,便决定在该喇嘛寺进行十天修整。

  姜华亭按照在解放军中学到的那一套来训练叛军。组织叛军天天练习枪械拆解和实弹打靶,让叛军的战斗力得到迅速提升。十天的速成训练完成后,叛军启程准备返回山南大本营。

  在返回的路上,恩珠把部队的指挥权交给了姜华亭。一路上,姜华亭为防备解放军对其进行围追,在部队前进时在前后都设置了由精干人员组成的警戒部队,全部由久经战场的康巴老兵组成。

  这些老兵很有战斗力,一旦发现解放军,就能以很快的速度占领制高点,并采用小分队迂回的方法来反制,由于全部骑马,在运动战中好走高地和山脊,利于机动和发现解放军。

  同时姜华亭在叛军内制定了几条作战原则:“不恋战,白天打,夜间跑,不死攻,不死守,用分路跑和转圈子迷惑敌军。”。这完全是他当年当八路军与日本人打游击战时学到的战术。

  1958年9月16日,在行经日喀则公路时,姜华亭知道拉萨至日喀则公路上行驶的解放军运输汽车为数不多,警卫力量薄弱,就自告奋勇带一部分人打埋伏。经过上次那场战斗,叛军已经信任了姜华亭,恩珠仅犹豫了一下便点头同意了。

  于是恩珠带领主力继续前进,姜华亭留下了50人,分成两队,埋伏在马拉山的公路两侧开始等待。

  到了17日清晨,果然远处传来了汽车的声音。过了不久,三辆卡车逐渐进入姜华亭视线。

  这三辆卡车是西藏军区派出的一个医疗队,一行14人,包括两名女军医,由第74医院院长王勤能大尉负责,准备到日喀则为160团的干部检查身体。

  途中,他们遇到西藏军区情报部副部长蒋文奇率领的一支侦察小分队。蒋文奇告诉王勤能前面有敌情,王勤能根本不以为意,没有把叛军的战斗力放在眼里。

  上午九时许,医疗队的三辆卡车进入了姜华亭的伏击圈。第一辆车上是护送兵约一个班,后两车载有医疗队。

  姜华亭也发现这是一个医疗队,他先把第一辆车护送兵放了过去,等第二辆车进入火力圈的时候,姜华亭突然开火,瞬间第二辆和第三辆车被截住,司机被打死,护送兵见到叛军势力太大,未敢折回营救。

  后两辆车的人跳下车后,王能勤决定枪占右边山头坚守待援,便组织力量向山上攻击。但连续两次都被打退,遂以汽车为依托抗击。

  姜华亭不急不慢,叫叛军不要冲锋,慢慢从两边射击,瞄准了再打。经过二十分钟的射击,山下便没了枪声,只有伤兵的惨叫,康巴兵们拿着藏刀开始慢慢走下山坡,把七八个伤兵、包括两名女军医全部砍死。

  现在的为藏民治病的西藏军区女军医

  此战整个战斗过程不到半个小时,解放军一个医疗队、连同司机共计十六人全部牺牲。这是解放军在藏区第一次受到这样惨重的打击。

  西藏军区加紧了部署部队进行围剿的行动,同时还指示:今后凡军区运输车队,须有连级规模以上的部队护送。

  当时的西藏政府并没有公开叛乱,为了不刺激DL喇嘛,中央决定将驻西藏的部队40%调回内地。因此解放军在西藏的兵力很少,这给了叛军的可剩之机。

  尽管如此,解放军还是总共调集155和159团的两千人以上的战斗兵开始围剿叛军。此时叛军的人数有500人左右。

  解放军乘汽车到曲水,再步行到尼木宗,堵住卫教军返回山南大本营的去路,并预先设下了埋伏。

  当叛军行进至尼木宗小河南岸时,尼木宗宗本(县官)来告,河南岸的宗政府驻地已被解放军先头部队第159团3营占据,解放军的主力部队则在较远的山地隐蔽休息。

  深谙解放军战法的姜华亭随即命令部队宿营休息,并偷偷派遣了五十余人的部队携带五挺壮筒机枪埋伏在小河北岸,以防解放军来袭。英式壮筒机枪因为携带笨重,在二战中已经被淘汰。但它具有火力强、杀伤力大、射程远等优点,深得叛军喜欢。

  9月19日清晨,果不出姜华亭所料,解放军一个尖刀排,从小河桥北行进了过来,正当过桥的时候,叛军的五挺机枪和五十余步枪同时开火,封锁了桥面。当时解放军尚不知道四水六岗军已到了小河北岸,且设下了埋伏,因而被打了个猝不及防。四水六岗军的主力乘机包围过来,很快把这个尖兵排消灭,并一举杀过河去。

  河南岸的159团3营约一个连,见尖兵排被歼,一时指挥出现了混乱,被迎面冲来的康巴骑兵们冲散。不一会儿此连也被全部打散,失去了战斗力。

  恩珠、姜华亭指挥部队包围了解放军设在宗(县)政府对面一间民房里的前进指挥所。前进指挥所里有人看到部队被打乱,本身陷入重重包围,知道无法脱逃,只好死守在离子房子里。最后叛军用汽油将房屋付之一炬。前进指挥所内的人皆烧死,包括团参谋长张敬福大尉及上尉连长一人,中尉排长二人。

  攻下了前进指挥所后,姜华亭率领主力扫荡尼木宗县城剩下的解放军,整个下午全县笼罩在一片枪声之下。尼木宗剩下的解放军部队由于前进指挥所被毁,瞬间失去指挥,各自为战,姜华亭率领叛军开始各个击破,这一战一直从清晨打到天黑,很是惨烈,到天黑时,姜华亭预计远处的解放军主力可能增员,率军向北撤退。

  159团尾敌追击,并命事先住在嘎岗的四连准备堵住敌人,命一营在厦巴丹增作二梯队阻击。四连立即开往嘎岗埋伏,久等敌人未来,四连指导员忍耐不住,便带部队向前移动,一小时后和敌人相遇,仓促应战,未堵住敌人。

  而在厦巴丹增堵击的一营听见前面打响,见有部队撤回来,不知是敌是己,故未阻击,将敌人放过路北后才发现放走敌人,故此次围歼未成。解放军部队返回拉萨,第二次围剿结束。

  此战被叛军宣称为“尼木宗大捷”。据姜华亭的自传记述:是役打死解放军二百七十余人,缴获步枪一百余支,冲锋枪七十余支,重机枪两挺,轻机枪三十余挺,迫击炮三门,子弹上千发,卫教军仅损失四十七人。姜华亭的话肯定有夸大战果和自我吹嘘的成分。

  而据后来披露的资料说,我军牺牲在170到180人。即便如此,这也是我军在藏区平叛作战中最严重的一次损失。

  张国华在军区的会议上曾批评说:“十八军久驻康藏,与滇川康甘等处叛匪武装经常战斗。从未有在尼木宗拿三倍以上兵力,还打败仗的事情,关於这次损失,将何以向中央报告?”

  此战之后,以山南为根据地的叛军反动气焰甚嚣尘上,牵制了我18军约一半的兵力,一时与政教合一的拉萨政府及藏军本部形成犄角之势。

  虽然恩珠在尼木宗取胜,但姜华亭判断解放军不会轻易放过他们。因此建议恩珠向北迂回到驴马岭,穿过雅鲁藏布江回山南。

  西藏军区掌握情报后,下决心要消灭恩珠,稳定西藏局势。鉴于前两次围剿的失败,这次调集了比前两次更多的兵力,几乎是军区手头上能够调动的所有部队,其中包括第155团、159团、160团及炮兵三308团一营和军区装甲连,由军区参谋长王亢统一指挥。

  10月9日,王亢得知恩珠要从松多跨过川藏线到山南,就将他的指挥所设在松多兵站,装甲连和308团迫击炮营设在川藏公路上,155团部署在根浪沟西边山上,159团二营布置在根浪沟东侧临近川藏线的一号高地上,159团三营布置在紧挨近一号高山的二号高地上,形成大口袋,修筑工事,等待恩珠·贡布扎西住口袋里钻。

  恩珠·贡布扎西向北迂回,穿越青藏公路。10月10日早上到达羊日嘎和驴马岭之间的大峡谷,姜华亭向恩珠建议改变计划,从这里突然钻进峡谷,向南直插雅鲁藏布江北岸,过江回山南。

  恩珠·贡布扎西采纳了姜华亭的建议,部队向南穿插。进入峡谷不远就碰到顾春阳的侦察排。

  顾春阳的侦察排在行进中,突然与恩珠的尖兵相遇。顾春阳一见对方兵力强大,料敌不过,丢弃部队,转身悄悄钻进树丛逃走。侦察排余下的战士先敌开火。

  叛军看清解放军不多,立即把侦察排四面包围起来。经过几个小时的激战,侦察排全部牺牲。译电员怕电台落入敌手,将电台砸毁,并将密码本烧掉后自杀。

  但恩珠这次没有听姜华亭的,而是带着部队向东翻越驴马岭直插根浪沟,正好钻井王亢参谋长设下的口袋。

  10日下午18时,叛军的尖兵进到根浪沟沟口后立即散开,全部沿一号高地的山坡向上搜索前进。快接近155团指挥所时,155团副团长张建堂才下令开枪。顿时,整个根浪沟象煮沸了一般,枪声大作。

  王亢得知恩珠东逃,估计他要在太昭向南逃往山南,便命159团副团长邸计和率一营乘车直奔太昭,在那里构筑工事堵击叛军。

  但姜华亭建议恩珠改变计划.到嘉黎后调头往北朝昌都方向跑,以致邸计和未能截住他们。

  王亢参谋长命令:无论如何要咬住叛军的尾巴。叛军全部骑马,逃窜的地方没有公路,解放军的汽车派不上用场,只能徒步追击。

  姜华亭在麦勇的一个山口设了一个二三里的口袋阵,等待追击的解放军上钩。

  深夜三点,一个营的解放军进入伏击圈,姜华亭随即命令开火,这个营立即组织反击。此时155团的一个营又到达战场,与叛军展开激战。

  激战至到清晨,解放军发现叛军不见了踪影,卫教军阵地只有几个无马的伤兵。原来姜华亭用极少数部队缠住了解放军部队,自己带着主力于夜晚撤离。

  追赶而来的两个解放军的团长被气得七窍生烟,带领部队又开始猛烈追击。

  姜华亭没有料想到解放军会迅速展开追击,于是叛军开始让放慢脚步,甚至开始生火做饭。两天后解放军的一个尖兵排迅速追了上来,姜华亭大吃了一惊,不敢恋战,命令部队加快速度前进。

  然而解放军也改变战术,以连排为单位,轮番追击叛军。叛军一下子变得非常被动,在几次追击下,几乎面临崩溃的边缘。

  叛军经过多日行军,早已人困马乏,部队能弄到吃的只有草原牦牛,由于后面解放军正在加紧围追,根本没有时间烹煮,抓到的野牛野兔,直接用刀子宰了然后分些血淋淋的生肉,边骑马边吃。

  当走到一个峡谷的时候,姜华亭看了看阿珠,这位卫教军司令因为几夜没睡,已经累的开始胡言乱语了,姜华亭自己也实在是筋疲力竭,命令全军停下来休息一晚。

  被解放军穷追了三天的叛军在直贡马穷刚停下来休息,解放军一个营的兵力突然偷袭,打了叛军一个措手不及,总指挥阿珠负伤,另外一个指挥官拉珠阿旺在战斗中失散。姜华亭率领卫教军拼命反击,率领残部退入了林芝。

  而此时的解放军经过这些天追击也是人困马乏,阵亡和受伤的士兵都是靠步兵担着担架跑,食物已经消耗完,弹药也得不到补给,追击的155团已经没有了战斗力,只好撤回拉萨。第三次围剿正式结束。

  临阵脱逃的顾春阳被西藏军区军事法庭判处有期徒刑5年。一九七八年已经出狱的顾春阳要求平反,西藏军区发函到北京征求王亢的意见,王亢坚决反对其平反,理由是:按当时他所犯罪行为足该枪毙的,只因为他莱芜战役立过功,故免死刑,但活罪难以减免。

  林芝一带是藏东富蔗之区,半农半牧,物产相当丰富。逃到这里的叛军部队没有给养,纪律涣散,都自行到民间买糌粑吃。

  姜华亭也带着三个藏兵跑到一个村庄去买糌粑。然而这一次,康巴人坑了姜华亭。姜华亭在村子里买糌粑的时候,命令三个康巴人去放哨,结果等姜华亭买完出来的时候,却不见了康巴人的踪影,只看到山下一群解放军正在上山,而三个放哨的康巴人早已不知去向。

  姜华亭立马把马缰卸下,把马放进林子里吃草去了,自己跑到一个山洞里躲了整整三天都不敢露头。

  三天后他从山洞出来,发现解放军已走,于是他再跑到村子里问叛军的去向。结果藏民们早被解放军打好招呼,把他缴了械,不过经过姜华亭的劝说,藏民们还是把他给放了。胆颤心惊的姜华亭不敢在此久留,决计潜入拉萨,到强巴家,看看自己的情人,再与叛军取得联络。

  他从林子找出了他的马,一路急行往拉萨跑。由于山路较多,那马蹄子都出了血,痛的一跛一跳,他只能牵着马走,在艰难跋涉了几天后,他到达了拉萨河边。姜华亭不敢从拉萨桥上过河,因为桥上有哨兵。

  在拉萨河边,姜华亭见到解放军由拉萨派出的一百多辆汽车,运兵向东急进。还认出是他的老单位159团的部队。他怕被熟人发现,牵着马站在公路旁边,一动不敢动。才试渡拉萨河。

  待汽车队过完后,已经是到晚上。姜华亭牵着马那匹疲惫不堪的马开始渡河。但刚一下河,湍急的水流差点把他给淹死。姜华亭只得赶紧回了岸边,整理了一下衣服,牵着马硬着头皮走上了桥。

  姜华亭打算在拂晓前混过拉萨大桥。走到大桥头,还没有天亮,受桥兵不准通过。姜华亭只好到桥头空地坐下,等待天亮放行。姜华亭担心放行时哨兵盘问,想着万一被发现破绽,就砍杀桥头哨兵,夺一支冲锋枪再说。

  没有想到,一大早卖牛粪的藏民赶著三十多头毛驴到来,守桥的士兵看到桥头拥挤的人畜太多,未到天亮,便提前放行,姜华亭便混在其中平安通过了。

  刚到天亮,姜华亭便到了强巴凯曾家,先后隐藏了三天。期间西藏政府的官员即派人来叫姜留在藏军做炮兵技术指导工作,待拉萨战机成熟,可给张国华的司令部来一次炮轰杀伤。

  但姜华亭想到陈能柱的下场,害怕被解放军发现抓回去审判,便婉言谢绝,并请求派人护送他回山南基地。住到第四天,果然派来哲蚌寺理塘喇嘛老左来护送,姜化装成老左的徒弟,步行到曲水上了皮筏,老左折回拉萨市。

  姜华亭一上筏子便被人绑了起来,因为筏子上的人并不知道姜华亭是叛军的人还是解放军的便衣。姜华亭也不摸底,因此只是默不作声。筏子上的人一直把他押解到江南岸的一个喇嘛庙,姜华亭才向他们解释。喇嘛们都听过汉人指挥官姜华亭的名字,但是他们还是半信半疑,不敢掉以轻心,绑着把他送到了离卫教军总部较近的地方,结果遇到了叛军里的熟人格桑连长。格桑立马给姜松了绑,然后派人将他送去山南总部。

  姜华亭以为到达山南叛军总部就脱离了危险,但此时信任他的恩珠并不在总部。由于本部的部队并没有随同姜华亭打过仗,所以对他并不是很了解,政工处长江着是个极端的仇汉分子,一见到姜华亭就要枪毙他,认为姜华亭已经成为了解放军特务。

  但是本部指挥官朗杰多吉对不主张枪毙,要等恩珠回来再做决定,姜华亭才得已不死。一个多月,叛军首领恩珠带领部队回到了山南,严厉训斥了江着等人,恢复了姜的指挥权。

郑重声明: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 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 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 多谢。

姜华密战陆军中国军情

上一篇

国资委原副主任张喜武被撤职 据传涉及股票关联交易

下一篇

23个EMBA老板跟明星私募上炒股课 巨亏逾亿元

相关文章阅读

安卫平:陆军第16集团军副军长、少将

历经炮兵指挥学院、国防科技大学、国防大学、中央党校培训,2001年被国防大学授予军事学硕士学位,2003年到俄罗斯伏龙芝军事学院学习。被中央军委授予“共和国卫士”英模称号。任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