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位置招商(12个文字)
黄金位置招商(12个文字)
黄金位置招商(12个文字)

乔家大院:多方垂涎的肥肉 — globrand(全球品牌网)

来源:admin     热度:15      时间:2020-08-12 11:08:38

  撰稿·杨江(记者)霍世杰   股东名单中的敏感身份   1月26日的晚上,3名乔家大院的相关工作负责人带着账本来到了记者入住的宾馆。他们要在记者面前好好和祁县政府算一笔账。鉴于5年来,县政府对乔家大院一次次的“小动作”,他们对乔家大院的未来仍不敢乐观。   “乔家大院成了一只会下金蛋的鸡,县政府一直惦记着。”在乔家大院工作了近8年的钟华(化名)说。“乔家大院是祁县唯一值钱的东西。”这话,李丁夫在上任之初就说过。   钟华说,祁县政府一直想以乔家大院为龙头带动整个祁县的大旅游发展,“但与其说带动,不如说是养活,几年来,乔家大院被包围在诸多寄生虫中,不堪重负。”   2002年,祁县政府时任主管旅游的副县长来到乔家大院,宣布乔家大院民俗博物馆改制,和渠家大院、九沟风景区一起并入祁县旅游发展有限责任公司。祁县旅游发展有限责任公司是祁县旅游局一套班子两个牌子设立的,目的是为了发展祁县大旅游,但钟华认为,“想把乔家大院并到这家公司就是为了让乔家大院给县财政的其他开支输血。”   这项改制,当年同样由于大院员工的揭发,维持了半天就被省文物局叫停。但很快乔家大院民俗博物馆馆长、副馆长就被调离,部分员工被叫到县纪委谈话,询问是否有人策划。   现任馆长王正前就在那时接任。“尽管保住了乔家大院,但祁县旅游发展公司还是将乔家大院投资300万元开发的周易民俗文化宫并入公司。县里也算是部分胜利。”钟华说。   周易民俗文化宫就是现在位于乔家花园的八卦宫,令大院员工们不安的是,他们后来发现祁县旅游发展公司并非国有独资企业,股东中祁县国有资产经营有限责任公司占有股份88.77%、祁县房地产管理所4.2%乔家堡村委1.27%另有18名身份颇为敏感的个人股东。   本刊记者后来调查,这18人中排在前列的是乔家大院馆长王正前以及王正前的弟弟王正喜、乔家堡村的支部书记乔俊海分别投资10万元,各自占有1.27%股份,担任乔家堡村委会主任的乔俊海的弟弟乔俊川占有0.26%股份。   记者还发现,从当时的祁县县委书记、县长、副县长到旅游局局长、副局长都在这18人之列,至于县委县政府主要领导占有的股份则多为0.06%,股本5000元。   对于这份名单,记者后来采访王正前、乔俊海时,两人均承认,并坦言公司2003年成立后有过两次分红,他们俩一次分到8000元,一次7000元,兼祁县旅游发展公司董事长的副县长李友忠2006年车祸身亡后再未分红。   乔家大院的员工们一直以来也听说县里领导在祁县旅游发展公司占股并分红,为此对祁县旅游发展公司甚至祁县政府此后一系列针对乔家大院的举动产生不信任。   记者调查,八卦宫被县政府下令剥离给祁县旅游发展公司后,祁县旅游发展公司又与乔俊海的私人公司祁县乔家大院旅游公司签订了一份合同,由乔俊海代为经营管理,每月祁县旅游发展公司支付乔俊海近5万元费用。   但几年来,八卦宫一直按县政府的要求与乔家大院门票捆绑销售,40元一张的门票中,20%分给祁县旅游发展公司。而钟华反映,八卦宫由于存在封建迷信活动等问题,鲜有游客参观,常有游客投诉上当,影响乔家大院声誉,为此大院员工意见很大。   “八卦宫是用乔家大院的收入盖的,强制剥离归企业本来就有争议,分家后,就更应该与乔家大院分开售票,而不是像寄生虫一样。”钟华认为。   由于八卦宫的先例,此次乔家大院经营权转让,大院员工也怀疑县政府领导的廉洁问题。  一屁股莫名其妙的债   记者调查,2006年,乔家大院收入2940万元,馆内人员、宣传、文物维护等费用共开支1390万元;2007年,收入近2300万元,馆内开支1100万元。仅这两年,乔家大院每年盈余都达1000多万元。一个蒸蒸日上的文保单位何以出现亏空,以致连职工养老保险都一直无法交上?盈余的钱用到哪里了?   深夜找到记者的这3位员工拿出了一份乔家大院2003年前后的债务与偿还情况表,并出示了乔家大院5年来的开支账单。以2007年为例,本应盈余的近1200万元中,350万元被用于祁县的大型演出活动,380万元被县财政划走,偿还历史债务本息450万元。   2006年,本应盈余的1550万元中,县演出活动经费160万元,县财政划走300万元,偿还历史债务本息800万元。与2007年不同的是,2006年的支出中多出了用于支付祁县旅游发展公司八卦宫门票部分的160万元,以及用于乔家堡村停车场修建的195万元。   “乔家大院收支两条线,钱在县财政,大院需要钱就打报告申请,因此,对于盈余,大院无法控制。”钟华反映,“反正县里搞活动都是要乔家大院出钱。文物单位的收入应该用于文物保护,但乔家堡村修停车场是我们出钱,收益归乔家堡村,还有,县财政每年都划走几百万元,用到哪里也从不告知大院。”   对此,李丁夫接受本刊采访时反问:“乔家大院难道要从乔家堡村独立开去?要从祁县独立开去?乔家大院的员工不要搞错了,大院不是他们私人的,是祁县人民的,我不修停车场,不进行外围整改建设,他一个乔家大院怎么接待那么多游客?!”   而对于贷款支出,员工们也大叹苦经。乔家大院2003年前累计欠款1329万余元,其中银行贷款830万元,乔家宾馆工程欠款273万余元,门票印刷、景区规划、广告等合同协议欠款168万余元;2003年后乔家大院又欠银行贷款780万元。   根据这份账单,乔家大院累计欠款高达2100多万元,“这些贷款本身不应该是乔家大院的。县里要修建乔家宾馆,让乔家大院贷款;要修停车场,让乔家大院贷款;要对大院外围乔家堡村整改,也让乔家大院出钱,2004年,县里又决定让乔家大院承担已经划拨给祁县旅游发展公司的乔家花园的改造费用,为此大院贷款480万元。”   钟华抱怨,这些项目没有一项是关于文物保护的,一个好端端的乔家大院就此为外单位背负上了巨额贷款,还至今日还欠银行贷款510万元。“此外,乔家大院还承担着县里每年10万人的接待任务,这一项也将近400万元。我们根本没有发言权,县里想怎样就怎样。”   乔家宾馆已经成为乔家大院的一个心头之痛,宾馆建立后由县里承包给一个太原的私人老板,但由于游客一般都只在乔家大院停留一个小时左右,很快又转移至40多里外的平遥古城,因此乔家宾馆一直惨淡经营,每年都亏损近百万元,承包商不堪重负中途退出。   乔家大院民俗博物馆馆长王正前说,当时的县领导苦口婆心劝他把乔家宾馆接手过去,无奈之下,大院只好接受,由副馆长郝玉林负责经营管理。   2005年,乔家宾馆继续亏损,王正前说:“我只好求郝玉林把宾馆承包去,我不要他的承包费,他也别把宾馆推给我,只要宾馆不成为大院的负担就可以了。”   郝玉林原是祁县另一大院渠家大院的馆长,调至乔家大院后并不承担任何工作,现在一心经营乔家宾馆,他投资100多万元改建了乔家宾馆。   郝玉林说,现在收支基本持平,这100多万元算作承包费了,5年后承包费多少再议。   乔家堡村强行沾光?   乔家大院与乔家堡村多年来也一直为利益问题时有交锋,并在最近一年来逐步升级。去年十一黄金周前一天,乔家大院门口,为导游团的事,双方又发生了争执。乔家大院民俗博物馆自己培养了60多名专业导游,一直以来与村民相安无事,但2007年7月,乔家堡村突然成立了一支主要由村里年轻女孩组成的宣讲团。   这支宣讲团每天占据乔家大院售票口,与乔家大院的导游团摆开阵势抢生意。“最初两个月都是免费讲解,我们的导游团一天也接不到几个客人。”员工王立丰介绍。两个月后,这支号称100多人的宣讲团开始收费,乔家大院导游团收费40元,宣讲团就收30元。   乔家堡村党支部书记乔俊海承认确有此事,“我要问,乔家大院在哪里?没有我乔家堡村,哪有他乔家大院!多年来,我乔家堡的村民到底沾了多少光?乔家大院100多个员工,属于乔家堡的村民不过两三个,难道就不能多安排几个?我乔家堡村的村民在乔家大院做个门卫都不行?”   乔家堡的村民早在上世纪90年代就开始尝试在乔家大院附近搞经营,但由于客人停留时间只有一个多小时,饭店、工艺品店的生意都不景气。后来几个村民集资办起了一个小八卦宫,打卦算命,大院员工对这个小八卦宫深恶痛绝,认为助长封建迷信,蒙骗游客,影响了乔家大院形象。   乔俊海则认为这不能算是迷信,应该是一种娱乐。“我为什么不可以想办法让来参观乔家大院的游客高高兴兴地把钱留在村里?!”他抱怨,村民经常找他要求解决就业,还有村民认为乔家大院每年引来数百万游客,大院赚钱了,村民没沾光,村里的空气却污染了。   “乔家大院经营权为何不能转让?!你有机会遇到李县长,帮我跟他说说,他应该强硬一点!如果合作成功,景区按照规划建好了,游客在乔家堡村就能停留5个小时。”   乔俊海现为祁县渠家大院的馆长,渠家大院是祁县另一个规模上与乔家大院旗鼓相当的大院,乔俊海说,他接管前,惨淡经营,每年收入不过10多万元,员工工资都发不上,2007年收入突破50万元,收支这才持平。“八卦宫(指乔家花园上的)交给我经营管理后,100多个员工大多是村民,给村民带来了切实的好处。为何村民就不可以组建宣讲团创收?”   因为宣讲团的出现,双方本已紧张的关系升级,祁县政府介入,但一位副县长发话:算了,就让给村里吧。王立丰说:“于是好端端的导游业务第二天就全部划给了村里的宣讲团,60多个专业导游被淘汰至20多个,宣讲团并不专业,很多游客都投诉到我们头上。”   乱搭乱建是乔家堡村的另一个乱象,不少村民不经审批搭建房屋,导致整个景区脏乱差,也正是因此,李丁夫当选县长后强行整顿。已经拆除了34户违章建筑。   记者获悉早在2002年,“乔家大院”这四个字已经被乔俊海个人注册,王立丰质疑:“故宫这两个字是不是个人可以注册?乔家大院属于国家文物保护单位,这四个字也属于国家。”   乔俊海解释,注册是为了保护“乔家大院”这个牌子,“当时已经有酒厂使用乔家大院字号,大院又没有提出申请,我觉得有必要申请保护下来。”   乔俊海当时注册了16类,迄今已扩展至48类,他说,祁县政府当时也对此提出异议,后来他与县政府达成共识:凡是政府项目,凡是有利于祁县发展的,这四个字政府免费使用。   不过,乔俊海也透露,他下一步计划开发“乔家大院”品牌的豆制品、醋,王立丰质疑:“这是利用国家文物无形资产牟取私利,这个商标应该收归乔家大院。”   人员越精简越多   乔家大院人员编制50个,但现在正式工已达128人,另有临时工20人,平均一个院子近30名员工,严重超编,只好采取半天工作制。记者了解,乔家大院员工月薪1000元左右,高于当地事业单位一般水平。加之工作强度不大,在很多人眼里是一份悠闲的差使,很多人都想调进乔家大院。   从大院领导到员工,几乎没有人愿意向记者透露这100多人的具体结构,钟华说一部分是转业军人、毕业学生,还有一部分原来吃财政饭的人。“有一点可以肯定,文物专业的没有几个。”   祁县从2005年以来连续换了三任县长,2005年县长崔宝红上任不过四五个月就因在原工作地涉嫌腐败被捕,接任他的荣贵不到半年时间也调走。“这之后就是李丁夫,不过每一个进乔家大院工作的人都有县里的签字,你要去问县长,为什么弄这么多人进来!”钟华说。   1月27日,又有乔家大院几名员工悄悄塞给记者一份举报信,举报现任馆长自2003年上任后乔家大院人员越精简越多,正式工累计增加了37人,很多人在大院领工资,却从不上班,而是在外经营自己的生意。这几名员工指责馆领导每人收取2万元牟取私利,并将自己的亲友安排进大院。   “乔家大院每年用于文物维护的费用不到100万元,而人员开支明账显示就有400多万元。”王立丰透露。   举报信还涉及馆领导联合乔俊海等人贪污门票款、渎职、违规报销等方面,并揭露馆领导购买奔驰、宝马、保时捷四驱越野车。“2003年,馆长把乔家大院3号院整个院的普通砖换成大理石板材料,请问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能够随便使用现代建筑材料吗?能够体现出文物保护原则修旧如旧吗?难道说这里面就没有隐情吗?乔家大院里的好多项工程想给谁就给谁。”有员工反映。   对于这些举报,馆长王正前说他并不知情,“我倒是很希望纪委来查个清楚。”对于乔家大院内人员为何如此之多,他不做回应。   事实上,乔家大院内,员工与领导层之间闹出不快,员工之间也分为了两派,因此在大院内很多时候大家说话讳莫如深。王立丰与钟华都承认,乔家大院这事闹得这么大,确实是因为很多员工更担心改制后“沦为企业的仆人,待遇下降,处境艰难,甚至面临下岗”。   现在的乔家大院是乔家“在中堂”的宅院,围墙外,“德兴堂”修复工程已经完成80%,记者了解,乔家大院目前的文物保护堪忧,由于消防设施陈旧,2006年被有关部门确认存在重大隐患,但至今未能解决,2007年的一场秋雨更是使得一半左右的房屋发生渗漏。   从乔家堡村到乔家大院,几乎所有人都认同大院要发展,祁县要发展,就必须对乔家大院周边整改,招商引资不失一个好方法。“但文物保护法是一个底线。”王立丰认为。   此外,还有不少员工呼吁物价部门不要随便让乔家大院涨价,乔家大院门票2002年是28元,2004年涨为35元,一年后又涨为40元。“现在又在酝酿涨价,每天都有多名游客,多时达上百名游客,因门票贵而被拒之门外,乔家大院实际开放面积有限,硬件设施、软件设施跟本省出名的景点差距还很大。每天都有游客在骂乔家大院坑人,这有损于乔家大院的声誉。”   1月26日,记者采访王正前对县政府转让经营权的态度,王正前说:我没有任何态度。   “作为文保单位的一馆之长,你怎么能没有态度呢?”记者追问。王正前言语尴尬,“我能有什么态度,人家县里定好的事。”   此前有员工透露,意向书签订前一天,馆领导曾开会,要求中层干部不要与县里闹不愉快,县里已经确定要转让,你们考虑好自己的利益就是了。   “我原来是企业家,干得好好的,让我来管这个……”王正前嘀咕。   “乔家大院是带动祁县经济发展的龙头,身上挂满了县里、村里、院里的寄生虫,甚至吸血虫,谁都想分一杯羹,谁都不想触及自己的利益,把乔家大院拖得喘不过气。”钟华说。

Copyright © 2010-2020 https://www.bowenwang.com.cn/jiameng 版权所有 by 博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