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位置招商(12个文字)
黄金位置招商(12个文字)
黄金位置招商(12个文字)

翟志荣

来源:admin     热度:12      时间:2020-10-21 17:25:51

  他,以他的魄力勇气和管理才能,带领一班人,改变了一个学院的面貌;他,以他的音乐才华和饱满激情创作出恢弘气势的唢呐与乐队《沸腾的黄土地》、二胡与交响乐队《曙光》等大型音乐作品;他,以他的睿智才能和秦人坚韧执著的秉性,发明创造了一个乐器品牌叫“秦胡”;他,更以中国人的自信与豪迈,率领本院乐团进军维也纳金色大厅,奏响“华乐新韵”,为陕西争了光,为祖国争了光。他就是陕西省文联副主席、中国音乐家协会理事、教育委员会副主任、西安音乐学院党委书记、院长、作曲家翟志荣教授。

  管理需要理性和刚性,而音乐需要感性和悟性,当这两种迥异的思维方式融合在一起时,会碰撞出什么样的火花?随着采访了解,我们找到了答案:这种交融催生了翟志荣刚柔兼济、情理相融的精神特质,创造了一个由乱而治、与时俱进、蒸蒸日上的西安音乐学院的发展奇迹。在感慨西安音乐学院的显著成就同时,我们的眼前仿佛也展开了一场恢弘的音乐盛典:“华乐新韵”,而这一交响曲的谱写者和指挥者无疑便是翟志荣。

  翟志荣曾是一名军人,无论是他的外表还是他的言谈,都能依稀找到军人的影子,快人快语、刚毅敢的个性和雷厉风行、求真务实的作风。

  1993年,当了8年西安音乐学院乐器厂厂长的翟志荣被推上学院副院长的位置,负责后勤和校办产业。当时的西安音乐学院包袱沉重、楼房陈旧,办学条件不尽人意,而且又刚刚经历了火灾的劫难,学校

   的账上只有1万元的资金。在困难面前,翟志荣没有退缩。开源节流,经费承包,制定严格的后勤管理制度,让学校的改革先从自己主管的后勤部门做起。在绿化校园的日子里,翟志荣和同志们一起选树种,300多棵树,哪一棵栽在哪,坑挖多深,他都一一过目,因为这都是学校挤出钱买来的,要让每一棵都栽活。

  1996年,翟志荣带着锐意改革的信念,接过了振兴发展西安音乐学院的历史重任。翟志荣首先对分配机制、管理模式进行了大刀阔斧的革新。在对学校的发展作了科学、系统的分析后,提出了“大马拉小车、培养1+1目标、边发展边受益”的办学思路。(注:大马拉小车,即大马是经济实力,小马是音乐事业;1+1目标,即前一个1是让每个毕业生达到同等学历的音乐专业水平,后一个1是达到同等专业水平的文科水平;边发展边受益,是要发展也要让当代人受益。)

  这些科学的决策为学校的良性发展打开了新的局面。当然,所有的改革从来都没有一帆风顺,在新理念和旧痼疾的交锋中,翟志荣也碰到了重重阻力和压力,有委屈、有抱怨、有不满,正如乐曲的跌宕起伏、曲折婉转,但他坚信“人间正道是沧桑”、“只要不为自己谋私利,把公家的事当自家的事干,没有干不好的!”。他始终以改革者的魄力和勇气,无畏艰辛,锐意进取。10年过去了,学校的各项工作均取得了引人瞩目的成就。校园内花坛锦簇,绿树成荫,一座座高楼拔地而起,特别是矗立在南二环边上26层高的教学楼标志据说是目前全国八所音乐院校中楼层最高、硬件设施最好的教学楼。学校的校办产业爱乐酒家、朱雀琴行和乐器厂年产值蒸蒸日上。1996年以来,学院连续被陕西省教工委、省教育厅评为“文明校园”;1998年,西安市政府授予“园林化单位”,省教育厅、省学位委员会授予“重点学科建设先进单位”。学校师生先后多次在美国多明戈国际歌剧大赛、意大利“第四十二届威尔第国际声乐大赛”、德国“罗西尼在维尔特巴特”国际歌剧音乐节国际青年歌剧比赛、“亚洲国际音乐比赛”、全国第十届青年歌手电视大奖赛、第三届“中国音乐金钟奖”比赛等国际国内大赛中获得大奖。

  2001年底,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岚清同志两次来学院视察并称赞“西安音乐学院很漂亮”,“西安音乐学院是一个有实力的音乐学院”。目前,西安音乐学院的办学条件在全国同类院校中处于领先地位。

  从风雨兼程到铺就坦途,十年来,翟志荣情系学校发展,情系音乐事业,矢志不渝。正是这种对事业的崇尚和执著,决定了他的境界,决定了他事业的走向,决定了他必定能成为一个震动乐界的音乐人。

  当学校发展走上了良性循环的轨道后,翟志荣没有片刻的休息,又投入到了一项极其艰难的工作中——改革民族乐器,研制系列秦胡。翟志荣介绍说,西方乐器经过工业革命,它很科学、系统。而中国乐器是农业文明的产物,基本上是就地取材。西方的交响乐队是根据音乐规律和乐队编制的需求建设起来的,它追求的是融合、共性。而中国的民族乐队属于集合式的,有啥乐器用啥乐器,个性很张扬,融合性很差。上世纪20世纪以来,自刘天华大师擎起民族乐器改革的大旗后,关于民族乐器的改革、民族管弦乐队建制的调整就一直没有停止过。其深层原因不外乎人们对民族管弦乐音色、音响以及表现力的完美追求。迄今为止,专家在这方面做出了许多努力,但有关民族管弦乐队的音响问题始终不能完美解决,尤其是以二胡为主体的弦乐组群,高中低声部音色差异较大,衔接起来极不自然,每一位有经验的作曲家、指挥家都为此而苦恼,找不到良好的解决办法。这似乎已成为现代民族管弦乐队发展的瓶颈,很难有所突破。

  正是看到了这一点,有着多年乐队演奏经验的翟志荣教授,于2000年起就着手思考和探索民族乐队的弦乐改革问题。其研发的重点放在了二胡的音质改变与系列化两个层面上。就前者而言,变传统蟒皮软质发音原理为现在的木板硬质发音原理;就后者而言,在单个乐器研制成功的基础上形成高中低多层次系列乐器,构成有效音区衔接,解决了以往民族乐队弦乐组群各声部音色差异大、衔接不自然的缺憾。

  这是一个跨学科的大课题。解决这个问题必须具备方方面面的知识,诸如要了解东西方文化历史,对本乐器的性能和基本演奏方法要清楚,要懂得作曲的原理,要掌握乐器的制造过程,有一定的力学、材料学的知识,最根本的是对乐器声音的审美定位要非常清楚,对音乐的品质构成的因素要非常明白。翟志荣具备了这样的才能和实力,解决这一大难题非翟志荣莫属。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在以后的岁月中,翟志荣除正常的八小时工作外,就把自己关在工作室里,承受一次又一次的失败,攻克一个又一个的难关,记不清是多

   少个不眠的夜晚,只记得与秦胡在一起的时间远远超过和自己生活在一起的妻子和女儿。多少个节日、星期天对他来说都没有任何意义,他像一只上满劲的钟一分一秒地不停地走过一年又一年的春夏秋冬,其间仅用过的废弦就能装一麻袋,废乐器能拉几三轮车。由于长时间的思考琢磨,也改变了他的性格。经过五年上千余次的反复试验和调试,第七代系列秦胡研制最终定型。

  系列秦胡分别为板高胡、板二胡、板中胡和板大胡。经过测试分析和演奏实践,系列秦胡声音纯正干净、圆润厚实、穿透力强,高把位不衰减,乐队演奏和声效果突出,融合性高,重奏、独奏独具魅力,实现了“交响化、中国声”。在申请国家专利的同时,以此为弦乐主体而构成的新型民族管弦乐队在西安音乐学院校园里诞生,国内数十位有影响的作曲家为该乐队谱曲创作,推出了一台完全以新作品构成的大型民族管弦乐音乐会“华乐新韵”。2003年,系列秦胡在北京通过了专家鉴定,获得国家发明专利。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会长朴东生说:“系列秦胡的研制成功,是中国民族音乐发展进程中的革命性的巨大贡献”。2003年底“华乐新韵”中国拉弦乐器——系列秦胡研制成果展演音乐会,在北京中山音乐堂隆重推出,其全新的乐队音色和表现力、新颖的作品、精湛的演奏征服了在场的每一位听众,震撼了整个民乐界。

  中国歌舞团指挥家杨春林评价是:“秦胡这样一个乐队给我们民族管弦乐的作用是历史性的,它对中国音乐走向世界可能会产生非常重要的影响。它是新时期民族管弦事业发展进程中的一场革命。”中国广播民族乐团团长张大森说:“当大家都在思考中国的民族乐队到底怎么突破的时候,西安音乐学院的这场音乐会给我们很好的启示,它是一种观念的更新,它让人感到中国民族管弦乐西安乐派或西安学派确立了。”此后以本台音乐会曲目录制而成的双CD盘由中国唱片总公司隆重推出。中央电视台音乐频道,《中国音乐报》、人民音乐杂志等媒体对秦胡的报道达百余次。

  2005年11月上旬,西安音乐学院东方民族交响乐团应邀赴世界音乐之都奥地利维也纳,于7日晚在金色大厅奏响“华乐新韵”。这是西安音乐学院这个地方艺术院校发展史上的一件大事,也是陕西对外文化交流史上的一件大事,更是中国民族器乐发展史上的一件大事。因为,这个乐团带给维也纳听众的不是一场普通的有关中国民族音乐的音乐会,用翟志荣的话说,“这场音乐会带给了维也纳人‘五个新’——新的理念、新的乐器、新的编制、新的作品以及新的音响效果。”难怪当晚的听众沸腾了,惊异中报之以高昂的欣赏热情,品尝着中国西部异域风情的音乐圣餐,演出曲目屡次返场,音乐会结束后许多热情的听众久久不愿离去……

  近年来,国内民族音乐团体赴维也纳演出并不鲜见,并非所有的赴维也纳演出的中国民乐团体都会受到热烈的欢迎,维也纳人随着对中国音乐逐步深入地了解,无论是其鉴赏能力抑或判断能力都在不断地提高,这就为此次赴维也纳演出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和增加了更多的困难。为此,翟志荣提出了“交响化、中国声”的全新理念,并在此基础上重新组建了“西安音乐学院东方民族交响乐团”。在乐队建制上大胆革新,以系列秦胡为弦乐主体,吸收西洋大提琴、低音贝司,在管乐组木管乐器调整的基础上又纳入西洋铜管乐器,致使整个乐队的音响构成发生了质的变化。同时,由著名指挥家、西安音乐学院教授、瑞士琉森歌剧院指挥张培豫担纲执棒,经过几个月的精心排练和打造,推出了一台令人刮日相看的题为“华乐新韵”的民族交响乐音乐会,“要向世人展示新的民乐音色和民族音乐理念,展示来自大唐古都的文化特色,展示我们中国西部人的乐观与强悍,展示我们中国人一流的作品与演奏、演唱,为中华民族的音乐发展谱写新的篇章。”音乐会主要曲目包括:唢呐与乐队《沸腾的黄土地》、音诗《西出阳关》、男高音独唱《在那遥远的地方》、弦乐合奏《二泉映月》、女高音独唱《西北望》、管子协奏曲《丝绸之路幻想曲》、男女声三重唱《兵马俑站起来》、板二胡与乐队《曙光》等。

  赴奥地利维也纳演出之前,10月26日首先在西安汇报演出,引起极大轰动,省委书记李建国、省委副书记、西安市委书记袁纯清等省市领导观看了演出,并给予了高度评价。而后于11月2日晚在北京音乐厅正式与首都观众见面,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曾培炎,国务院副秘书长汪洋、陈进玉,中纪委常委、监察部副部长黄树贤,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会长陈昊苏,中国音乐家协会名誉主席吴祖强等领导同志,以及在京的音乐界专家、学者和广大听众一千余人观看了演出,并报以长时间热烈的掌声。音乐会后,中国民族管弦乐协会会长朴东升激动地称赞这场音乐会“是一次中国民族管弦乐高水平的展示;是一次西北风情独具特色的‘华乐新韵’的展示;是一次‘系列秦胡’改革成功的展示;更是西安音乐学院济济人才的展示,而且是向国际乐坛的展示。它标志着西安音乐学院东方民族交响乐团的成功。”

  11月3日,乐团终于踏上了远赴维也纳演出的征程。5日乐团首先受邀在古典主义大师莫扎特的故乡萨尔茨堡湖区音乐厅进行了演出。7日晚在金色大厅的演出,奥地利国会常务副议长哈斯巴赫女士、奥地利国防军总参谋长埃特将军,维也纳市长代表、副市长维图赫以及中国驻维也纳联合国使团吴海龙大使,中国驻奥地利大使馆临时代办梁健全、政务参赞黎一建、文化参赞贾建新以及联合国官员、各国驻奥地利大使、奥中文化交流协会会长常凯以及奥地利各界人士、华人华侨共近2000人欣赏了这台精彩的音乐会。演出结束后,哈斯巴赫女士说:“她完全理解并且非常喜欢中国音乐,音乐可以促进奥中两国的友好关系。”维也纳市长豪普尔给这场音乐会发了贺辞,他说:“中国音乐和中国新传统乐器再次激起了欧洲人对东方音乐艺术和文化的浓厚兴趣。”吴海龙大使也对音乐会做出了高度评价,称其让奥地利人进一步领略了中国民乐的味道,也进一步了解了中国文化的魅力。维也纳《华声报》、《欧华报》等新闻媒体相继对演出进行了专题报道。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频道、国际频道、音乐频道跟踪报道了演出消息和组织了专题节目。

  “华乐新韵”音乐会赴维也纳金色大厅演出取得了巨大的成功!这对于一所地方音乐院校的发展来说具有莫大的激励意义,而对于中国民族管弦乐的建设和发展来说更应该是历史性的、革命性的。我们深信,由翟志荣率领的这支新型民族交响乐团的演奏水平会不断提高和发展,其“交响化、中国声”必将更多地登上国际舞台,把华夏音乐传遍全世界!

Copyright © 2010-2020 https://www.bowenwang.com.cn/jiameng 版权所有 by 博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