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位置招商(12个文字)
黄金位置招商(12个文字)
黄金位置招商(12个文字)

【郝柏村】中国国民党军事将领

来源:admin     热度:7      时间:2019-11-12 20:22:32

  郝柏村乃陆军官校十二期炮科毕业,之后随即加入抗日战争,参加过1938年的广州之役及1939年的皖南战役。后又随孙立人所率领之中国远征军38师赴缅甸作战,战胜后转进印度休整。1948年于国共内战之辽西会战(辽沈战役)期间,他从锦州前线被召回,成为蒋中正总统的侍从官。台湾当局前“国防部长”郭寄峤上将为其岳父。

  1958年金门炮战(八二三炮战)发生时在金门担任第9师师长,奉命率部戍守小金门(烈屿)有功,因而获颁云麾勋章与虎字荣誉旗,并升任金门防卫司令部司令。1977年4月,晋升陆军二级上将,调升“国防部”副参谋总长。1978年6月,掌伪陆军总司令。1981年12月由蒋经国晋任一级上将,并调升台湾“国防部”参谋总长,在职八年。参谋总长原来两年一任,因种种特殊情况一再延任,成为历任在职最久的参谋总长。

  郝担任台湾当局“行政院长”(1990~1993)。早年毕业于黄埔军校12期。后任职胡宗南军中,曾任驻印远征军炮兵连长。1950年到台湾后升为炮兵指挥官。1958年金门炮战时,任师长,守小金门,获蒋介石颁赠“虎”字荣誉旗、四等云麾勋章。曾在美国陆军炮校高级班和美国陆军参谋大学进修。1964年晋升为中将。1965年任“总统府”侍卫长。后任第一军团司令、“国防部”作战次长、“陆军”副总司令。1977年任“陆军”总司令、副参谋总长、晋升为“陆军”上将。1981年任参谋总长,得蒋经国信任,主持警政安全、军事情报等工作。1990年出任“行政院长”,1993年2月辞职。后任中国国民党中央副主席。

  郝柏村先生1919年出生于盐都尚庄镇郝荣。6岁起在本庄净土庵读私塾三年,后又到尚庄小学和盐城县立第二小学念书。13岁小学毕业后考取盐城中学读初中。1935年,16岁的郝柏村考取了常州中学高中部。因家境不十分宽裕,他便放弃了念高中的打算,来到南京,报考不需缴纳任何费用的黄埔军校。经初试和复试,郝柏村被录取为军校第12期新生。当时军校分步兵科和炮科,郝柏村分在炮科。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军校由南京迁到庐山,不久又迁到武昌,因形势逼人,军校加快了教学步伐,黄埔军校第12期学生于1938年元月提前举行毕业典礼,毕业后放假两周,郝柏村回到家乡,休息两周,返校后被分到湖南零陵炮兵学校,学习由苏联援助的火炮使用技术。

  1940年,郝柏村炮校学习结束后,分在炮兵14团5连任代理连长。先后驻防在湖南邵阳、广西兴安一带。1944年,又被派到重庆陆军大学第20期学习,学习结束后,升任炮兵14团参谋主任,随部队先后驻防郑州、徐州,于1948年初调防沈阳。辽沈战役前夕,郝柏村奉命离开部队,到南京国防部待命,后被分配去陆军196师任上校参谋长,驻防湖南衡阳。

  渡江战役前夕,郝柏村离开部队来到上海,旋即又来到重庆,在重庆附近的一个县城的永川中学当半年教员。

  1950年春,郝柏村由香港辗转来到台湾,凭个人资历,在炮校谋了个教员职位,两年后升任炮兵学校总教官。1954年,被送到陆军大学将官短训班培训一年,结业后,被分到第三炮兵任上校指挥官。1958年8月升任第九师少将师长兼战地指挥官,戍守小金门。后又被送到台湾“三军联合参谋大学”将官班深造,旋又被派往美国陆军参谋大学深造,1963年回台湾,出任陆军第三军副军长。1964年4月晋升金门防卫部中将副司令。同年10月,台湾举行“双十节”阅兵,“国防部”指派郝柏村为阅兵总指挥官。第二年,郝柏村接替胡琏,出任“总统府”的侍卫长。

  1981年10月,郝柏村任“国防部”参谋总长,晋升为一级上将。在1986年3月召开的国民党第十二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当选为国民党中央常务委员会委员,是中常委中唯一的一位职业军人。1988年1月蒋经国逝世后,李登辉上台,郝柏村被留任参谋总长。1989年11月任“国防部长”。

  1988年李登辉继任台湾当局“总统”后为安抚“国军”,并逐渐减少郝之军事影响,先于1989年升任郝为“国防部长”,后又为了使在国民党党部内有很大影响力的“行政院长”李焕去职,故于1990年提名郝为“行政院长”,获得“立法院”表决同意,当时称为“李郝体制”。1990年初春,郝被提名出任“行政院长”的同时兼任国民党宪政改革策划小组副召集人,“国家统一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在任三年多。

  然而也引起部份媒体对其军人身份的挞伐,例如《首都早报》即以斗大头版《干!反对军人组阁》为题,作家苦苓(王裕仁)也以“国之将亡,必有ⅩⅩ”为由宣布“停笔七七四十九天”。1990年5月19日,民主进步党甚至发起“反军人干政大游行”,但国民党则以美国艾森豪威尔的例子反驳,认为郝柏村组阁是军人从政,而非军人干政。虽然郝为了接“行政院长”放弃一级上将的终身头衔,却仍被民主进步党认为系军人干政,发起游行反对。

  当时担任“立法委员”的陈水扁也曾在质询郝柏村时当场掀桌子抗议,还曾因六年国建跳票的问题向他丢纸条而被架走。除了被民进党立委在统独问题上围攻以外,李登辉在立法院内的代言人——“集思会”的立委虽然同为国民党籍,却经常与郝柏村对抗。替郝护航的,只有军系立委及新党的前身“新国民党连线”的立委等人。

  由于李登辉与郝柏村对两岸关系与政策的看法不同,有时郝会利用“行政院长”的副署权与李交涉。例如蒋仲苓升一级上将案。由于蒋氏已届退役年龄,而李企图以升蒋氏为一级上将加以留用,但郝柏村等人以蒋经国生前的制度来反对。原来蒋经国生前定下的制度,凡升一级上将者,必须曾任参谋总长或有重大战功,但蒋氏没有以上条件,连蒋经国自己也因为没有以上条件而拒升一级上将。结果,李登辉不再勉强升蒋氏为一级上将。郝柏村约同“国防部长”召开军事汇报,本来“行政院长”召“国防部长”开会是合法的,却被民进党立委讥为召开军事会议,企图夺去总统的军事统帅权。引来民进党的大打抨击。当时担任民进党立委的叶菊兰被问及其指控郝柏村召开军事会议企图政变的消息来源时,甚至表示是其先夫郑南榕托梦告知。

  郝柏村的回应是:“这是属于军政范围内的事,国防部长要用多少装备、多少军队、花多少钱,这些事我该知道呀!又不属于不归我职权的军令范围,我所做所为并没有逾权啊!”对于舆论的指责,郝柏村向总统府联络,希望向李登辉亲自解释,但却得不到回应。在“总统府”例行记者会上,发言人引述李登辉在8月1日接见军事将领的谈话说:“每一个人都应该对国家效忠,这是一个新方向,同时,我们做任何事情不要看人,要看国家。”当时李登辉请快将生日的郝柏村吃饭之后,郝伯村说:“表面上请我吃饭,但对我的所作所为却不认同,要找机会解释,又不理不睬,还在记者会上修理我一顿,这是什么肝胆相照?后来我解释,他又认为我没有错。”所以,郝柏村说“那是表面的,假的。”

  郝柏村说:“军令系统是从德国学来的,当时德国各地都由皇子当司令官,可是有关作战之事,皇子未必精通,因此都由参谋长担任发号司令。”“我别的事也许不在行,只有军事方面较专业,我参与会议,贡献点意见有何不可,且这些都属于军政范围。”

  1992年“立法院”改选,国民党重大挫败。虽然国民党党内对提名及选举上刻意杯葛以及提名别的候选人来与新国民党连线的“立委”对抗。但在黄复兴党部自行配票下,集思会“立委”大幅落选,在民意支持下新国民党连线的“立委”,例如王建煊、赵少康等高票当选。

  李登辉以“行政院”向“立法院”负责为名迫郝柏村辞职,但郝柏村坚持要在国民党中常会通过。1993年国民大会闭幕时,民进党“国代”与一些国民党“国代”大呼郝柏村下台,郝不甘受辱,在高呼“中华民国万岁,消灭‘台独’”后宣布辞职。

  1993年8月在国民党党代表大会中,被推举为国民党副主席,与“副总统”李元簇、“司法院长”林洋港、新任的“行政院长”连战并列,任“总统府”资政。

  1996年退出国民党,并与林洋港搭配参选“总统”,获得一百六十万票,在四组参选人中列第三位。2005年2月6日国民党主动恢复其党籍,并聘任为中央评议委员会(中评委)主席团主席。

  1999年4月3日13时05分,郝柏村先生偕夫人郭莞华,率儿子郝龙斌、郝海婴及孙女郝汉祥一行12人搭乘华航班机离开台北,经香港转港龙KA810班机抵达南京,开始了他阔别家乡61年以来的首次返乡祭祖扫墓之行。

  2005年10月,郝柏村来江苏省扬州、盐城两市访问。在扬州这座古城,道出了其心声“踏进扬州就能感受到这座城市的生机与活力,扬州变化太快了,真可谓一天一个样!”

  曾任总统府侍卫长,陆军第一军团司令,国防部作战参谋次长,陆军副总司令,国防部副参谋总长兼执行官,陆军总司令,参谋总长,总长任职期间兼任中山科学研究院院长;曾获选国名党中央常务委员;卸下总长职务後,出任国防部长,行政院长,总统府资政,国民党副主席等职,现任王阳明文教基金会董事长。著有“郝总长日记中的经国先生晚年”。

  郝柏村率领20多位高级退役将领奔赴广西桂林,其中包括5名上将、多名中将和少将。这是台军最高级别的退役将领集体访问祖国大陆,因而格外引人注目。

  郝柏村号称岛内的“反独大将” 郝柏村生于1919年7月,江苏省盐城人,是台湾任职时间最长的“参谋总长”(长达8年之久),深受蒋氏父子的器重。1990年初,他公开支持林洋港、蒋纬国搭档竞选“总统”,成为国民党非主流派的核心人物。同年5月,李登辉任命郝柏村为“行政院长”,乘机解除他的军权。1993年2月,受李登辉和民进党的双重排挤,郝柏村被迫辞职。 因坚决反对“两国论”,郝柏村被台湾舆论誉为“反独大将”。陈水扁上台后,他婉拒“总统府资政”一职,要求当局承认“九二共识”,因而遭到陈水扁记恨。

  2012年02月21日,郝柏村投书《联合报》,指出台湾康轩出版的课本存在各种问题,比如他质疑作者偷渡“台湾、中国,一边一国”之意。他指出,教育、经济与“国防”,是“立国”的三个支柱,缺一不可;立国精神的传承,是“国家”生存发展的首要课题,故教育乃“立国”的最根本,历史教育的主旨即在于此。所以,“欲亡人国者,必先亡其史。”

  郝柏村说,我不是历史学家,也不是教育学者,仓促阅读了一些中学的史地课本,结论是:一、失去了“中华民国”的“立国”精神,模糊了“中华民国”的“国家”目标。二、暗示“台湾、中国,一边一国”,“中华民国不是中国”,“台湾人不是中国人”,误导了“中华民国国民”的国家认同。

  “教育部”对此认真看待,还订出原则,像中小学社会领域教科书被要求应回归“宪法”和“法令”用语。“教育部”主要根据一份民众建议意见,要求修改台湾史的“历史定位”,藉此纳进中国史范畴。该份民众意见要求凡提及大陆地区时,不应简称“中国”,应改称中国大陆、大陆。另在涉及政治层面与国际关系,应避免以“台湾”来取代“中华民国”的正式名称。此外,不应该提及“台湾地位未定论”,凡提及台湾地位时,应明确说明台湾属于中国的事实,并阐明此事实从1945年起国际间无任何异议。

  台“海巡署”邀前台“行政院长”郝柏村等多位卸任的台湾安全外事首长,搭乘C-130运输机前往太平岛,但在昨日的台“立法院外事及防务委员”会通过绿营“立委”提案,要求此行不能由台当局埋单,亦即郝等人需自费前往。台湾地区防务部门官员则表示,来回一趟太平岛油钱约30万元新台币,军方有预算支应。郝柏村幕僚则表示愿意支付相关的费用。他表示,自从卸下公职后,郝柏村交通或住宿,不论到大陆、香港或海外其他地区都是自费,不花公家的钱,而且都坐经济舱,这几十年来都是如此,这次登上太平岛也不会有例外,“自费很合理!”

Copyright © 2010-2020 https://www.bowenwang.com.cn/jiameng 版权所有 by 博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