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位置招商(12个文字)
黄金位置招商(12个文字)
黄金位置招商(12个文字)

梅向荣

来源:admin     热度:46      时间:2019-12-06 16:19:20

  1996年6月加入北京华伦律师事务所担任合伙人。现为北京盈科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合伙人管理委员会主任。为规范房地产市场行为,保护购房人合法权益,梅向荣律师率先在97′中国北京秋季房地产展示交易会和97′中国北京秋季城市开发与房地产展示交易会上推出“律师代理购房”法律业务,为购房人提供房地产信息咨询、房地产开发公司资信调查、项目合法性认证、购房合同的修改与补充、合同谈判和签约、办理入住手续、审查物业管理公约、签署物业管理合同全过程购房法律服务,得到购房人的广泛欢迎。

  在银行按揭贷款业务方面,梅向荣律师已成为中国建设银行北京分行、中信银行、中国民生银行、北京银行、招商银行委托审查贷款人资信的按揭律师。梅向荣律师先后几次参加了建设银行主持召开的按揭贷款法律业务研讨会,并应邀在北京有线电视台“京城广厦”栏目讲解按揭贷款的法律知识。为二十余个房地产项目包括中加大厦、天缘公寓、金港国际、紫东苑、西山美墅馆、朝外门写字中心、双惠小区、澜花语岸、后现代城、韦伯豪公寓、青年汇佳园等项目提供按揭贷款法律服务。

  在房地产法律服务领域,梅向荣律师率先提出了律师全程法律服务,涵盖签约律师服务、按揭律师服务以及代办产权律师服务,先后为龙湾别墅、朝外门写字中心、大成国际中心、日坛国际广场等十余个项目提供全程法律服务。其勤勉的工作态度,高质量、高效率的专业服务得到了银行、购房人和房地产开发公司的一致认可与好评。

  为普及法律知识,梅向荣律师先后在《中国建设报》、《北京青年报》、《精品购物指南》、《购物导报》等报纸设置专栏,长期撰写文章,解答读者的咨询,并在中央电视台“生活”栏目、北京有线电视台和北京电视台举办讲座,向社会各界介绍法律知识。

  在企业并购领域,梅向荣律师有着丰富的实务经验和深厚的法律理论研究,因出色的工作业绩,为众多公司的企业改制并购与产权交易项目提供了法律服务,出具了尽职调查报告、法律意见书等相关法律文件。并承担了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董事会试点工作办公室的研究课题,包括国有独资公司章程研究和国有独资公司法定代表人相关制度研究。该研究成果得到了高度评价并已付诸试点。

  梅向荣律师现任国家知识产权局法律顾问,出版了《管理层收购法律实务》、《居民购房法律指南》和《如何做中国最好的律师事务所》。

  梅向荣带领盈科正以颠覆性的方式,改变律所发展生态,让中国最大的律所之一盈科朝着专业化、规模化、国际化、品牌化的方向高歌猛进

  4年前,中国律师界几乎没人知道梅向荣是谁;4年后的今天,中国律师界几乎没人不知道梅向荣是谁。

  有人说,梅向荣并不是优秀的律师,但他是优秀的律所主任;

  有人说,梅向荣并不是律师,他更有商人气质;

  有人说,梅向荣是律师中最懂企业管理的;企业家中最懂律师管理的。

  梅向荣是谁?

  一副金边眼镜,一身黑色西装,中等身材,体型稍许发胖,嘴角经常会泛起淡定的微笑,“全球化”已然成为口头禅。刚刚步入不惑之年的梅向荣,这些日子非常忙碌。4月23日下午,接受《法人》杂志专访的同时,迎来两拨外国律所客人的到访。

  “基本每周都有2家外国律所会来盈科参观交流,深入探讨与盈科的合作”。在接受采访的2个小时中,手机持续被打断。第二天,他要飞到上海,参加盈科全球分所主任会议,并拜会上海市司法局副局长刘忠定。五一后,他要飞到欧洲,参加伦敦和米兰分所开业典礼。

  盈科的工作人员向记者介绍,梅向荣主任思维创新,视野开阔,有思路,有魄力,非常重视客户需求和盈科的文化品牌建设。在他的带领下,盈科迎来了飞速发展的时代。

  在中国律师界甚至法律界,梅向荣是饱受争议的新闻人物。论专业,除了出道时做过一些房产和知识产权业务,最近几年鲜有大要案;论出身,梅虽然毕业于清华和北大,但清华本科是汽车工程,北大是EMBA,没有法学科班背景;论律所管理,在2007年掌管盈科之前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律所管理实践。

  但就是这样一个“外行”,用短短4年时间,将盈科从一个执业律师仅20多人、名不见经传的小所打造成了拥有1600余名执业律师,在国内设有15家办公室,美国、欧洲、巴西等国家和地区设立了9家海外办公室,去年业务收入接近4个亿的具有全球法律服务网络的综合性法律服务大所。

  我们用几组数字来看看盈科近年的发展“神速”:2007年,执业律师仅24名;2009年突破200名;2011年1600名。业务收入,2007年,几百万;2008年,一千万;2009年,8000万;2010年1.8个亿;2011年,接近4个亿。2007年,盈科只在北京一地办公。今天,盈科在中国大陆地区建有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天津、沈阳、武汉、厦门、济南、青岛、成都等17家办公室,同时在海外设立了台湾、美国、英国、韩国、意大利、巴西、匈牙利、波兰、土耳其等9家海外办公室。

  未来两年,盈科还将在国内省会城市和计划单列市开设12家分所,在美国洛杉矶、芝加哥、俄罗斯莫斯科、南非约翰内斯堡、阿联酋迪拜、澳大利亚悉尼等国家和地区建立办公室,形成覆盖全球的法律服务网络。

  盈科这家4年前名不见经传的小所,以惊人的速度扩张。其扩张的秘诀是直接投资、直接管理和品牌授权,这种做法迥异于大多数大型律所采取的收购兼并当地律所的原始扩张方式。

  盈科的故事像一个传奇,颠覆了法律人的想象力,颠覆了律所发展的传统模式。

  这个传奇获得了媒体和公众的肯定:“2009年度精英律师”:2010年度《亚洲法律事务》ALB中国25位热门律师;中国上市公司联合会“2011中国优秀律师”。ALB是亚太地区权威的法律杂志,素有法律界“福布斯”之称。2010年6月,盈科被ALB评为“中国年度发展最迅速的律所”,2011年,盈科被评为“2011中国上市公司最信赖律师事务所”,ALB“2011年中国发展最迅速的十佳律师事务所”第二名,ALB“ 2011年中国律所规模二十强”TOP2。

  然而,盈科这一“超常规、跳跃式”的律所成长模式,赢得了业内广泛的认可和尊重,也引起了一些人的质疑和不满。

  在律师界公认的几个国内优秀大所里,金杜王俊峰,中伦张学兵,君合肖微,德恒王莉,金诚同达庞正中和刘红宇,京都田文昌。这些所的主任都是创始合伙人。并且这些所具有高度“人合”特征。而盈科是2001年由郝惠珍和赵兴仁等人联合创办,梅向荣并非创始人。2007年,加盟盈科的梅向荣直接操盘盈科的规模扩张之路。

  这是业界质疑梅向荣的第一点。第二,梅向荣本人在律师业务领域,并不像前面几位有江湖影响,也没有办过什么特别有影响的大案子。第三,他没能引进几位律界大佬级牛人。

  因此,即便盈科的人数规模已经做到全国老二,作为主任的梅向荣并没有在全国律协、北京律协乃至朝阳区律协担任过领导职务,这也被一些人解读为梅向荣没有获得认可的依据。

  对于这些质疑和说法,梅向荣一笑了之。“我的观点叫不争论,不辩论。一心一意谋发展,聚精会神搞建设,这是邓小平留下的财富。”

  梅向荣说这话的时候,表情淡定,“我自己的律师有时回来会和我诉苦说别人觉得盈科不行。我只说一句话,盈科到底怎么样,谁的评价最重要?客户!客户满意是我们追求的最高目标。”

  盈科有没有人才,很简单,用事实说话。今年市保障性住房的法律服务项目招标,开发商最终从多家国内知名律所中选择了盈科。世界排名前十的洛克菲勒财团投资的罗斯洛克(天津)股权投资基金发行50亿企业债券,中国无数律所做梦都想拿到洛克菲勒家族基金的法律业务,盈科打败了强大的竞争对手,成为其法律服务机构。

  为了解决盈科高端业务不断增长而对人才的需求问题,今年盈科将在国内实施300名大律师计划,从律所内部选拨培训150名大律师,从外部引进150名。在国外,把国际知名律所的优秀合伙人聘请为盈科海外顾问。梅向荣说,他已经找到一家猎头公司,准备为盈科物色一名人力资源总监,帮助盈科整合和梳理人才。

  “我认为,真正的大律师是在其领域具有最专业的服务能力,在为客户提供服务上具有竞争性的。”

  在梅向荣的办公室,挂在墙上的书写板上有这样一行英文:yingke group,其中law firm 只是group中的第一项,而整体业务包括投资、教育、传媒文化、体育等9项。

  盈科所一位律师这样评价梅向荣,与其说老梅是一个律师,不如说他是一名企业老总。其实,很多律师都像商人,律师本身就是为当事人提供服务的,只不过服务的内容靠法律来完成。

  梅向荣出生于江苏泰州,泰州地处江苏中部、长江沿岸,是一座有着2100年历史的文化名城,历史上就是商贾云集的重镇,这个城市涌现了春兰集团、扬子江药业等一批大型企业。

  梅向荣在接受《法人》记者专访时,也毫不隐讳自己对商业的推崇:从今年开始,我们所有了执行主任,我要更多走到幕后,当董事长,过去我就是CEO。

  盈科的战略目标是要做全球商务服务机构。在这个定位中,我们看不到法律服务这样的字眼。整个采访过程中,梅向荣一直强调盈科以客户为导向,而最重要的客户是企业和政府。

  去年起,盈科制定了“三个一千”计划:前一千名中央及地方国有企业;前一千名民营企业;前一千名三资企业。这是盈科未来要重点发展的客户。目前,包括宝钢、中铁建、中国普天、中铝、中石化、山东重型工程、北汽控股、徐工、苏宁电器(002024)、三一重工(600031)等多家大型企业都已经成为盈科的客户。

  在他2009年9月出版的《如何做中国最好的律师事务所》一书中,谈到什么样的律师是好律师这个问题时,他说“首先明确律师服务也是一种商品。”律师必须能为客户创造价值。

  今天看来,梅的这些观点并不新锐,但在2009年敢于著书立说提出不同于当时主流价值观,强调律师服务更多是创造社会价值,要维护社会秩序,公民权利,还是需要很大勇气。

  著名法学家江平曾写过很多有关律师的文章。他提出律师应该有商业头脑,但绝不能成为商人。在江老爷子看来,律师的首要职责是维权,帮助当事人跟权力抗争。

  江平的观点影响了一代法律人,尤其是影响了一批优秀诉讼律师。但是,在梅向荣看来,以商事服务、非诉业务为主的盈科所,更需看重的是帮助客户实现价值。“客户驱动”这话一直挂在他的嘴边,这一点跟管理学强调的“用户体验”如出一辙。

  而为企业提供的服务,不仅仅是帮助企业审合同,打官司,更重要的是帮助企业成长,创造价值。包括品牌战略、商标战略、投融资,上市辅导等;而作为政府法律顾问,帮助政府招商引资,为地方经济发展出谋划策,开发区成长辅导等。这些服务,其实已经超出了一般意义上的法律服务,很多属于商务服务范畴。这也印证了梅向荣对盈科的定位:全球商务服务专业机构。

  像管理企业一样管理律所,这是梅向荣和其他律所主任最大的区别。在盈科,设有专门的合伙人大会、决策委员会、管理委员会,而一般律所只有合伙人大会,作为律所最高决策机构。在盈科,决策委员会是合伙人大会的日常办事机构,管理委员会又是律所的日常管理执行机构。这样的管理模式,使得律所的日常管理和决策有机分离,避免了决策后得不到及时执行的管理弊端。

  强调管理或许跟梅向荣非科班、读的是北大EMBA有关。正所谓,成也非科班,败也非科班。在骨干律师培训这件事上,梅会送担任管理岗位的分所主任去读EMBA,而不是法学。

  在梅向荣的案头上,摆放最多的是经管类书籍,而不是法律专业书,他最欣赏的企业家是任正非。可具有矛盾意义的是,任正非的华为曾被业界称为土狼,任正非是一个“学毛标兵”,而梅向荣极度注重国际化、全球化。

  “真正的大律师是应该有惊人的服务能力和高超的拓展业务能力。”有一个案例足以证明梅向荣这方面的惊人能力。

  苏宁电器,原本是盈科南京分所一位律师的客户,每年30万的法律顾问费。这个律师原来是南京当地一家律所的合伙人,后来被盈科的网络平台所吸引,加入盈科后,苏宁这个客户自然成为梅向荣和盈科的重点服务对象。

  去年的一天,苏宁的一位高管和梅向荣交谈时,提到准备去美国、英国、巴西等海外拓展市场,开设苏宁分店。梅向荣马上提到了苏宁的名称和商标是否完成海外注册的问题,该高管说:没有。梅向荣提醒该高管,如果不进行名称和商标注册,等去了以后发现已经被其他国家的企业注册就晚了。同时,盈科在美国、英国、巴西等都有办公室,律师们具有丰富的知识产权经验。而国内律所中只有盈科在巴西设有办公室。

  其时,有关知识产权被抢注的例子媒体上也报道了很多,尤其是苹果IPAD商标权纠纷引起很多企业的关注,也严重影响了IPAD3在中国市场的销售。

  听完梅向荣的介绍后,苏宁这位高管沉默了一会说他考虑下。此后,苏宁董事会开会决定,将苏宁整个海外的商标战略业务交给盈科,此项业务能为南京分所这位律师带来数倍于其担任原有传统法律顾问服务的收入。

  帮助苏宁进行海外拓展的业务,很多律所包括一些知识产权专业所更有优势,为何苏宁最终会选择盈科?

  “因为我懂企业,我们理解企业,同时我们也懂律师。”梅向荣坚定地认为,这是他的优势。在他看来,很多大律师并不理解企业的核心诉求,也不知道怎么帮企业创造价值。一般是企业让干什么就干什么,属于被动地位。但盈科不是,盈科是企业想干什么,就用自己的能力去帮助他们成功。

  “苏宁完全是我们启发下的成果。我们在海外有很好的政府关系,当地的合作伙伴做了很多工作,这也是我们不断走出去的原因。”

  过去,由于律师的服务具有高度个人特点,客户资源往往攒在律师个人手里,不愿意给律所分享。这样,律师走了,客户也就带走了。梅向荣管理盈科后,提出了金十字架管理模式,苏宁的案例恰好是这种管理模式最好的使用。在制度设计上,原来律师做法律顾问的费用,该律师照收。一旦律师把客户资源贡献给律所后,由律所统一开放,利用全球化服务网络为该客户提供一站式全方位解决方案。实现的利润将按照相应比例返给贡献资源的律师。这样就形成了一个律所和律师的双赢机制。

  谈到这里,梅向荣又举了中央某大型国企的例子。该企业在巴西寻找投资项目好多年,没有获得任何机会。因为它们不了解当地的政治环境,很多努力徒劳无功。后来通过国际商会找到盈科。盈科通过在巴西的人脉资源帮助该央企拓展项目,现在此央企把巴西项目的法律服务交给了盈科。

  “关键是你真的要给人家解决问题。”对自己的服务能力,梅向荣高度自信。去年,最令他骄傲的事情是,盈科为洛克菲勒财团投资的罗斯洛克(天津)股权投资基金的设立提供了全程法律服务。该基金将投资于天津滨海新区于家堡金融区的商业地产开发。中国无数律所做梦都想拿到洛克菲勒家族基金的法律业务,最后盈科拿到了。盈科这一单业务在华尔街引起了轰动,此前,洛克菲勒家族从来没有委托过一家中国律所为他们提供服务。

  “用事实说话,用实力来证明盈科的法律服务能力和综合竞争力。有些东西大家对它的认识,可能还需要一个过程。”

  2009年,在写《如何做中国最好的律师事务所》时,梅向荣希望能做中国最好的律所。2010年,梅向荣梦想盈科成为亚洲最好的律所。2012年,他在办公室和记者谈起盈科战略蓝图时,意气风发:“我们的目标是进入国际最好的前十名律所”。

  下个月,盈科第10家海外分支机构——米兰办公室即将开业。今年,盈科也将全面启动“合作伙伴计划”,与全球近30家国际律师事务所签订合作伙伴协议,通过国际间律所的合作,解决客户在全球的法律服务问题。未来两年,盈科还将在国内设立长春、大连、太原、郑州、西安、杭州、福州、南昌、南宁、重庆等多家办公室。在海外,盈科也将完成洛杉矶、芝加哥、莫斯科、约翰内斯堡、迪拜、悉尼办公室的设立工作,初步形成盈科律所覆盖全球的法律服务体系。

  “律师事务所全球化是必然趋势,你不去人家那,人家会找你来,谁更好地抢占到了先机,谁就占领了未来市场。”

  梅向荣告诉《法人》,再过几年,他准备再写一本书:《如何做全球最好的律师事务所》。

Copyright © 2010-2020 https://www.bowenwang.com.cn/jiameng 版权所有 by 博闻网